• 赵保祥

    高级培训师|北京三一公益基金会

    2016级校友 | 广东·潮州

    我希望通过教育去影响学生、影响教师、影响更大的社会。在一线教学伴随过孩子们的成长,离开一线,想继续赋能更多的教师。所以在教育创新相关方面先后在希沃、三一基金会等从事着教师发展的工作。也越发觉得教育理念在不断推陈出新,教学模式也在不断更迭优化,而影响到学生的前提,是有不断进步的老师。

  • 职业路径

    华南理工大学

    本科就读于华南理工大学,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本来以为自己会走着标准的工程师的路线,大三那年“误入”的美丽中国宣讲会,让我再次看到了无尽的远方与人们,我开始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和寻找意义。回顾自己曾经从小县城一路走到985的经历,我想这就是教育带来的改变。于是我开始更多的做公益,尝试接触教育,也得亏是大三,让我有一年的时间去确认自己不是一时冲动,后面的故事,你就猜到了。

    美丽中国 支教老师

    支教于广东省潮州市饶平县浮滨镇上社村上社小学,教授着包括语文、科学、美术等等在内的五个学科和每周20节课,也得益于这样的多学科背景,我有机会在教学中尝试打破学科界限的教学、PBL的项目式学习,去探索更能激起这群孩子学习内驱力的学习方式;得益于机构的支持,让我将iPad应用到课堂,和队友们一起打造大山里的翻转课堂,尝试城市学校才可能有的“电子书包”教学项目;得益于各种资源和好心人的帮助,筹建图书室、明信片、陪读活动等等的开展,我们希望打开孩子们对更大世界的具体认知。也许我们会走,他们会毕业,但相信总有一扇窗可以被打开。

    希沃教育研究院 教师顾问

    离开美丽中国后,我就离开了教学一线,我想以一种更大影响力的方式去尝试影响到更多孩子,也得益于在支教地的探索,让我对技术支持下的教学充满了兴趣,而后加入希沃,成为了一名教师的“信息化教学顾问”,将信息化的教学模式传递给更多一线的教师,进而去影响给更多学生。通过沟通协助教育主管部门,筹备并培养多个县市的“信息化教研团队”,认证核心名师,以他们去促进区域的发展,去将更有趣、优质的教学方式播种,去影响到一批又一批的学生和教育的生态。

    比特橙子教育集团(创新教育研究院) 教师培训主管

    负责教师发展相关工作的开展,包括集团自有创客导师和合作机构、学校的老师等能力发展规划及落地等事宜,建设相应的教师培养体系、课程体系,培养认证培训师、带教导师,发挥团队价值,持续关注所有教师在专业技能上的发展。也和可靠的一线教学团队紧密配合,探索创客方面的创新教育“如何更好的教学”、“如何更好的评价”,推进着探究式、项目式学习以及多维评价模式在每一堂课中的落地,让广受期待的创客教育最有可能带给学生们独特的学习体验,助力更多的老师、学生能体会到创客教育的乐趣。

    北京三一公益基金会 探客教育 高级培训师

    负责挖啦挖啦探客教育项目教师发展相关工作。助力乡村教师将更重视科学思维和工程思维培养的探客课程落地生根。
    兜兜转转几年,重新回到了公益领域。可以说美丽中国支教项目是这趟旅途的起点,而追求教育资源更优的分配方式,让这趟旅途更有意义。期待着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 当初为何加入美丽中国?

    我不吝啬承认自己是个理想主义者,时不时幻想自己能改变世界,也许曾经这样的理想蒙尘,但“误入”的那场宣讲会再次拂拭了它。从那时起,我便认为美丽中国能让我找到更宏大的人生意义,去更实现并认可自己的价值。所以为什么?大概就是我愿意和美丽中国一起去影响无尽的远方和无尽的人。

    TFC对你能力提升方面有哪些对你现在的工作还有影响?

    在教学的一线中,让我有很多机会去真实的自己感受和尝试多样的教学,跨学科、PBL、电子书包等等教学的创新,对于后续无论是做创新教育、教育技术的相关培训和理论的研究,都是一笔非常有价值的财富,我在不断咀嚼着曾经的一些行动和它们带来的成绩或问题,现在的不断在行业的积累反而让我更好的从这段经历中去汲取价值。同时,我想这段经历带给我的还有更容易去理解一线的教师、去感受学生的需求,只有这样我才能去尝试更好的教学理念和工具的推广应用。

    支教结束以后有哪些TFC的资源继续帮助到你了?

    毫不夸张地说,TFC已经变为教育行业的一个标签了,分布在各个圈子里的校友们,无疑是强大的关系网。

    从支教结束至今,你是否有继续推动TFC愿景实现?若有体现在什么方面?

    先后在自己就职的两家公司牵头尝试与美丽中国在教学、教师、资源等方面合作,将力所能及的资源,如教师培训、公益捐赠等,链接给TFC的老师们,期待他们在项目期间能做出更多的成绩。

    如果有人正打算申请来支教,你打算给TA什么建议?

    想清楚一个问题,这两年后,你希望成为什么样的人。支教不是乌托邦,你以什么样的姿态来,又将以什么样的姿态离开,这是每一段经历都需要探寻的问题。祝你好运。

所有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