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亚博

    课程研发|马云公益基金会

    2014级校友 | 云南·昆明

    大学读的是经济,毕业后却走上教育公益之路。一直混迹于乡村教育领域,在云南做过教师、在甘肃做过项目,曾活跃于川渝高校,也在上海近郊的农场里耕过田。诸般体验,呈现于当下,透过课程设计,探索乡村教育的发展。

  • 职业路径

    武汉大学

    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经管学院,保险学。尝试过话剧、徒步、宗教等多个领域的活动,保持探索世界的好奇心。

    美丽中国 支教老师/项目主管/招募经理

    支教于云南昆明经开区第三小学,担任班主任,教授4-5年级语文,曾协助负责学校少先队活动。开展过“吉他社”、“手工课”、“诗歌课”、北京夏令营、露营等课外项目。

    云南支教结束后,继续以项目主管的身份留在美丽中国,成为甘肃项目地的首批工作人员。一年后转岗至美丽中国招募团队,曾负责川渝地区的招募工作。

    小路自然教育中心 课程设计/市场推广

    转战自然教育领域,在小路自然教育中心负责课程设计和市场推广,主持过「一小时自然时光」的课程编写、游学线路的设计并发起「乡育未来」项目。

    马云公益基金会 课程研发

    在马云公益基金会负责课程研发,支持乡村教师和乡村校长的专业发展。

  • 当初为何加入美丽中国?

    加入到TFC没有过多的纠结和盘算,武大&TFC双料校友募集二手相机的微博、杨潇的一场宣讲会、以及自己的好奇心和对云南的憧憬,几个因素重叠在一起促使我做了这个决定。让我没想到的是,因为一场支教,我踏上了人迹更少的一条路,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支教经历对于个人成长有什么影响?

    支教经历让我相信,人是可以被改变的。在这个过程中,「发现问题-定义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给我很多新的启示,在两年的实践里我们不断发现问题又解决问题,我改变了一些人,他们也改变了我。

    TFC对你能力提升方面有哪些对你现在的工作还有影响?

    一项干预措施的成效取决于干预者的内在状态。这个道理在哪里都适用。而我是从课堂上无数的失败中学到的。如果说最大的影响,那就是师生关系的重要性远远超越教学技能。

    支教结束以后有哪些TFC的资源继续帮助到你了?

    TFC的校友遍布教育公益领域,这一点本身对我就是一个莫大的激励和鼓舞,鸿图已展,大道终成。

    从支教结束至今,你是否有继续推动TFC愿景实现?若有体现在什么方面?

    支教结束后我一直都致力于乡村教育领域,即便在上海从事自然教育我也发起了「乡育未来」项目,关注乡村里基于本土的课程设计。我目前从事的工作是支持奋战在乡村教学一线的校长和教师,2019年我参与设计的线下培训活动服务了将近900名乡村教师。

    如果有人正打算申请来支教,你打算给TA什么建议?

    “我是谁,我一生的工作是什么?”不必着急去回答,带着问题往前走,你会走得更坚定。

所有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