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邓婉馨

    生命教练 | 生命教练 正念教练

    2014级校友 | 云南·临沧

    生命教练,正念教练,U型理论实践者,NVC非暴力沟通践行者,个人与组织意识进化探索者。外表萝莉,内心通透的老灵魂一枚,超过十年深度自我探索与支持他人成长,涉足并整合身、心、灵、空间多个领域,系统性支持生命的疗愈、转化与绽放。带着爱与智慧,用心服务好每一位来到我面前的生命,持续走在探索、发现、践行真理的路上。

  • 职业路径

    香港大学 硕士

    本科就读于中山大学管理学,大二参加灯塔计划进行暑期支教,走上了公益和教育的道路,如广州亚运会亚残运会志愿者,新东方夏令营老师,美丽中国校园大使等,多次获奖及奖学金,最终以中山大学优秀毕业生的身份毕业。

    大三就决定加入美丽中国,硕士就读于香港大学教育学,研究课题为支教的机遇跟挑战,为去美丽中国支教做了充足的准备。

    美丽中国 支教老师

    在云南省临沧市云县幸福镇幸福完小担任英语老师,每年教授8个班级,学生超过400名,所教班级平均分50分升至90分左右。课余与队友开展图书馆电子化项目,英语文化节、大课间设计、儿童节表演等,影响全校超千名学生。担任临沧地区英语学科负责人,设计并主讲中期培训的课程。

    美丽中国 广西地区项目主管

    作为机构、教育局、项目老师之间的桥梁,管理并支持项目老师,从课堂内外推动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问题。整合数十万资源显著改善学校的软、硬件条件,如舞蹈室、图书室、净水设备等;开展阅读项目、儿童性教育等超过60个活动与项目。组织开展广西地区四次中期培训,为项目老师提供教学与职业发展支持。建立并维护政府、学校等合作伙伴关系,令其从对美丽中国田东项目一无所知,到许多肯定与认可,逐渐从旁观者变成重要力量一起参与,扩大了项目在当地的影响力。

    领教工坊 研发中心研究员+私董会1202组行政经理

    运营1202组私董会;收集各种数据,研究企业组织健康度、企业家领导力,支持公司测评工具与核心模型的搭建,以此来支持企业家成长和组织打造,成就美好企业。工作得到组员(企业家们)、领教、CEO的认可,参与到公司的核心战略讨论,支持公司愿景完善。

    生命教练 正念教练

    持续不断地自我探索与学习,围绕一个大的方向,即人本身的成长——在正念、教练、非暴力沟通、U型理论、即兴戏剧、潜意识投射、进化型组织等多个领域持续积累,找到核心底层逻辑,融会贯通,善于用各种灵活的方式支持人的成长与疗愈,支持其看见内在的信念与模式,激发潜能,认识自己,活出自己,拥有更好地与自己和他人的关系。服务群体涵盖学生、青年人、家长、企业中高管。

  • 当初为何加入美丽中国?

    大二的时候参加灯塔计划改变了人生轨迹,走上了公益和教育的道路。大三一次偶然的机会听了美丽中国的宣讲会,内心感受到强烈的Calling,我一定要去,如果不去我这辈子都会后悔,就已经下定决心了。然后就成为了中大第二代校园大使,举办宣讲会、收集高潜申请者、开展创意公益活动等,来支持招募经理在校的宣传招募活动。但因为那会儿亲近的人还不够了解和支持,所以曲线救国,去香港读了硕士,给更多时间让他们理解和接受,同时也积累更多专业的教育知识和能力,为支教做准备

    TFC对你能力提升方面有哪些对你现在的工作还有影响?

    支教期间和不同的伙伴一起生活、工作,非常锻炼我了解不同的人的思维模式、生活习惯、价值观等等,开放包容,处理冲突,沟通,合作的能力,这些对我认识自己,做支持人成长的工作都非常有帮助。也是在美丽中国接触到了教练、正念、萨提亚,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有意识地学习,用这些方式来自我探索、支持他人,很好的修习我的核心稳定性,后来认证教练的时候会发现很多东西我早已在实践,所以吸收、转化、成长的速度非常快。另外,因为这段特别的经历,别人看到自己身上闪光和特别的地方,后面也机缘巧合地带来了其他的一些机会。

    你是如何找到现在这份工作的?为什么会做这个选择呢?

    就像上面谈到的那些,支教时接触到的教练、正念都对我有很大的影响,也是我这辈子会持续深入下去的。后面在领教工坊的工作机会,也是在婷婷老师(胡婷婷,美丽中国的联合创始人,MBSR正念导师)的正念工作坊上发生的。我现在是一名生命教练。支教,是我自由人生的第一个选择,后面每一个选择都从心出发。我基本上没有什么“找工作”的经历,都是各种机缘巧合,冥冥之中指引我向前。正如乔布斯所说,当每一个选择都遵从本心,回过头去看的时候,那一个个节点,就像一颗颗珍珠连成了一条线。

    从支教结束至今,你是否有继续推动TFC愿景实现?若有体现在什么方面?

    有的,公益日的捐款、转发;招募新项目老师的分享转发;另外正在试图引入资源给美丽中国,把电影+教育结合起来,支持乡村教育(不仅是学生的,还有项目老师团队融合以及与当地合作伙伴的团队融合)更加丰富和多元,进一步支持TFC愿景的实现。之前尝试过想给项目老师做公益教练,就像当年我接受的ICF公益Coaching那样来回馈我当时得到的支持,不过机构这边好像是跟机构合作的,没有和个人,所以这个没有成行。但未来如果有需要,无论是教练还是其他方面,我都非常乐意

    如果有人正打算申请来支教,你打算给TA什么建议?

    遵从本心,问问自己:你当下的渴望是什么?你想要如何度过这一生?支教和你的渴望之间有什么关系?听到那个细微的声音,做出自己的选择就好。每个人,都且只能,对自己的生命负责,把生命的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要相信,你在任何时候,都是有选择的。^_^

所有文章
×